生命的轮回

李顺亮

2010年10月29日17:18

漫步荒郊
白杨何萧萧
见累累荒坟侵古道
不由人万念俱消
什么是大
什么是小
什么是地
什么是天
任凭你生前花花哨哨
热热闹闹
到头来都听蛐蛐叫
休烦恼
且踏遍这连天衰草

这是我在“一梦十年”的博客(http://ymsn.bokee.com/6130905.html)里所看到的词。他说,“现在也记不完整了,前几天突然想起来,到网上搜却没搜到,记得托名庄周作,应该不是。”人生似乎一切都没有意义,但人生就是如此,在没有意义之中自有其意义在。

女儿已经渐渐长大,“人为什么会死呢?”这样的疑惑一直让她百思不得其解。其实,有了这样的疑问,正说明一个人已经脱离了孩童时代,开始真正用敏感的心灵去体会外部世界的变化。但是,要切实而不敷衍地回答好这个问题,却是难上加难。虽然古人有云,五十才能知天命,可是不用一生去体会,甚或到了末了那一刹那,又有几人能真正识透其中的玄机呢。我仅仅只能回答有生必有死,大体好象有阴必有阳,万事万物皆如此,这是自然的规律,不然这个世界岂不人满为患?

人满为患,我并不喜欢,似乎也是女儿所担心的。在小城市呆惯的我,对人潮汹涌有着天生与来的抗拒。当然,我并不反对喧闹,只是这种喧闹应该是暂时的,是纯然发乎天性的自然的东西,如同我故乡的赶墟,四面八方的人都赶到一条街来,那种摩肩接踵是令人怀念的。只可惜,故乡已经离我渐渐远去,只在我的梦中相见。

也许,我的故乡是不会进化的,仍然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故乡。那时故乡一片欣欣向荣,改革开放初期的农村是年轻的,是进步的,是向上的。“燕舞燕舞一曲歌来一片情。”哪怕是身穿牛仔裤、手提燕舞888,在街上晃荡的时髦的小伙子的形象,至今都是那么的让人怀念。如今的故乡早已一派萧条,仿佛一切都是旧的,带着发霉的味道,让人目不忍睹,我似乎更愿意逃离现实版的故乡。

我的故乡清溪,经历了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短暂兴奋之后,或许还有机会重振河山。这个机会就是如今马不停蹄、加班加点正在建设中的向莆铁路所带来的。向莆铺路从我家的后山再向后一点的穿山而过,并且在离我家乡不远处,因为命相相克、被我爷爷奶奶送人的“可怜”的叔叔生活的地方——剑溪,会设定一个货运站。

那个货运站,注定会给我的故乡带来全新的变化。尤溪当年在向莆铁路设计之初竭力争取货运站,就是为了在尤溪的四大“平原”之一、我的家乡清溪建立工业园。清溪工业园是未来尤溪发展的新动力,也承载着尤溪人民新的希望。但这种希望并不是我所喜欢的,我仍然一如清朝的古人,想当然地认为“铁路会破坏风水”,将会打破我故乡的宁静与轻悠。工业与污染是相生相随的,那是毁灭一切的无可比拟的可怕力量。我自私地认为我的家乡只应该是我的家乡,并不希望我的家乡成为现代化的牺牲品。

但这种愿望,是很难实现了。我的家乡看来是注定要活在我的梦中了。厦门到沙县的高速公路,也将在离我的家乡不远处横过而过,并且在我的大公坟墓边上的下川村,设立可以上下的互通口。而这还没完,福建省的尤溪到莆田海西高速公路已经在规划之中,至少也将与我的家乡擦边而过,据我了解这条高速还有望扩展,向重庆到莆田的国家级高速公路发展。

人的故乡也是有生命的,故乡也要经历生命的轮回。随着交通的变迁,我的过去时的故乡注定是要不断走向历史的尘烟之中,当然未来时的故乡的新生命也会在那时随之到来。但是,未来时的故乡真的就是我的故乡吗?哪怕我们有意忽略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般的地貌变化,人文故乡早已被历史的大手撕得七零八落,甚至没有留下一丁点儿痕迹,叫原来的我们不知向何处寻去。

曾有人说,只要是中国人,大多想活在汉唐。其实,那是一种渴望国强民富的美好愿望了。真要让今天的谁,活到汉唐去,我看没有一个人愿意。每一个人都只是属于他那个时代的,古代的人也没有人真的会愿意活在现代的当下。1893年9月19日,民间音乐家阿炳(华彦钧)出生。倘使阿炳真的可以轮回到今天,一定会大吃一惊,这是什么社会啊?把娱乐进行到底都来不及,二泉印月哪里还拉得出来。

以中国之大,四方风俗自有不同。据说,上海的嘉定有这样的岁时习俗:八月十二日为盐生日,十三日为卤生日,遇雨,示意盐价贵。而《中华民俗通志·节日志》说,在江苏的连云港,则以正月初六为盐生日,盐民于是日祭盐婆婆。要深入探讨这种区别产生的根源,也许是因为前者吴越文化与后者淮夷文化的不同。如今的社会,更是弄出了“执中”与“西化”的问题,是过公历的生日呢,还是过农历的生日,让很多孩子很是苦恼。

生命的过程是如此的灿烂,每一个人都是自然界从天划过的彗星。不然,我们如何能够理解自然规律的伟大。当38周岁的我,发现今年的农历生日居然与公历生日重叠在了一起,除了震惊就只有接受了,这就是自然规律的伟大。这是人的生日公历与农历19年一次必然相会的轮回。

科学的解释,当然是一点就通。“神奇”的百度,会告诉越来越没有记忆的我们一切的答案。原来,在每19个回归年内,公历共有6940天(精确时间为6939天14小时26分34秒)。而农历在同一时期内,共有235个农历月(含7个闰月,即人们常说的“十九年七闰” )。由于每100个农历月内,约有53个大月和47个小月,所以在235个月内,共有约125个大月和110个小月,计6940天(30X125+29X110),精确时间为6939天16小时31分45秒。这同公历19个回归年的天数基本相等,农历只比公历多2小时5分11秒。

一年内农历的月、日和公历的月、日的互相循环对应重合,基本上每隔十九年重复一次。如果人们手中有连续十九年以上的历书资料,就可以推算出历史上任意一年内的农历与公历月、日对应重合情况,一般相差不会超过一天。这就是自然规律。但如我这样并不是神仙也不是圣人的普通人类,又经得起几次这样的轮回呢。十九年前这样的轮回,已经在我的无视中一声不想地轻轻掠过了。一次又一次的轮回,又将怎样改变我们的容颜呢?

生命的轮回,还算是自然对于我们的恩赐了。如果没有轮回呢?生命就是一支响箭,划过长空,不断向前,并且在前方黯然坠落。只要是生命,就终会走到尽头,哪怕是“章鱼帝”保罗也不例外。可是,又有几个人的人生,能有“章鱼帝”般的辉煌呢?今年南非世界杯上名噪一时的“章鱼帝”,在10月26日离开了这个世界。德国奥博豪森水族馆为此特地降半旗致哀,全世界特别是西班牙的球迷都对保罗的离去表示了悲痛。当然,高兴的人也有,前阿根廷队主教练马拉多纳就是其中一位。他在自己的推特上留言说:“保罗死了我非常高兴,正是他的原因才使得我们失去了世界杯。”

据说“章鱼帝”也是按一定的规律行事。究竟决定预测结果的因素是什么呢?很简单,一个是“红黄两种颜色”,一个是“花色图案”。能进世界杯的国家的国旗,也没有几个能鲜艳过德国国旗的红黄。所以保罗大多数时候都选了德国。在决赛前的预测中,西班牙队受到了“章鱼帝”的偏爱,最终如愿以偿的西班牙队在世界杯之后,“章鱼帝”获赠了一件印有它名字的西班牙队队服。

反正人不如章鱼,这是西方普世文化诞生出来的现实版的悲哀。我不知道西方世界里有没有中国式的可怜至极的农民工,但是我知道在欧洲“现代奴隶”的队伍中,倒是还有不少中国人。“据雷恩博士估计,数量应该不少于两万。”从举债、偷渡、还债,到丧失人身自由、忍受剥削、与世隔绝,成了这些中国非法移民的“现代奴隶”生活缩影。

还好,生命的轮回,只是我们的梦想,真正能够轮回的,只有那屈指可数的几回生日罢了。“也许有一天,我老无所依/请把我留在,在那时光里/如果有一天,我悄然离去/请把我埋在,这春天里……”汪峰的《春天里》,写下了我们的记忆,让我们再次唱起这首歌吧,用旭日阳刚式的农民工颤音,那是发自生命的本原的吼叫:

春天里
汪峰

还记得许多年前的春天
那时的我还没剪去长发
没有信用卡也没有她
没有24小时热水的家
可当初的我是那么快乐
虽然只有一把破木吉他
在街上在桥下在田野中
唱着那无人问津的歌谣

如果有一天我老无所依
请把我留在在那时光里
如果有一天我悄然离去
请把我埋在这春天里

还记得那些寂寞的春天
那时的我还没留起胡须
没有情人节也没有礼物
没有我那可爱的小公主
可我觉得一切没那么糟
虽然我只有对爱的幻想
在清晨在夜晚在风中
唱着那无人问津的歌谣

也许有一天我老无所依
请把我留在在那时光里
如果有一天我悄然离去
请把我埋在这春天里

凝视着此刻烂漫的春天
依然象那时温暖的模样
我剪去长发留起了胡须
曾经的苦痛都随风而去
可我感觉却是那么悲伤
岁月留给我更深的迷惘
在这阳光明媚的春天里
我的眼泪忍不住的流淌

也许有一天我老无所依
请把我留在在那时光里
如果有一天我悄然离去
请把我埋在这春天里

如果有一天我老无所依
请把我留在在这春天里
如果有一天我悄然离去
请把我埋在这春天里
春天里



关于丝路丝路网史版权声明法律顾问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4-2011 by onesl.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您使用1024*768分辨率、火狐浏览器浏览

闽ICP备110059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