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报纸的记者节,我们情何以堪?

——2010年记者节乱弹

李顺亮

2010年11月11日0:10

时间总在飞快地奔跑,没有一个人能够让它稍稍停下自己的脚步。虽然我们经常喜欢用“定格”两个字,来说明某一个历史的瞬间,给我们的记忆留下了痕迹。

一年一度的记者节不知不觉中再次来到。对于节日,要说盼望当然会盼望,毕竟在这个物价涨起来让人目瞪口呆,甚至连白菜都不再“白菜价”,早已远离低价代名词的年景,那份扣除物价因素、年年有进步的节日“红包”,总是让人心动的。

因为接到了撰写一篇纪念记者节的本报评论员文章,让这个记者节前夕的双休日,多了一份早已司空见惯的忙碌。本还以为这样的加班加点,随着岁月的无情变迁,早已离我而去。

其实,加班加点对于一位记者来说,并不算什么,无非只是回到本该如此的工作状态罢了。记者的生存状态就是这样,走在新闻路上的记者,永远是幸福的。一位记者主观上不愿继续前行,或者客观上被逼停下了脚步,不管是对于个人而言,还是对于一个国家来说,都是一件可怕的事件。

行业性的节日,似乎命中注定属于社会对于弱者的安慰品。教师节就是一个明证。环卫工人,是美丽的制造者,但他们更是弱者,所以环卫节并不是全国性的三大行业性节日之一,只是部分省份或部委认可,还没有上升到国务院出台,在全国性纪念的层次。当记者需要记者节来纪念的时候,其实本身就是一个悲剧。今天记者的光环早已不再,只要不是底层的普通百姓,还有谁要对我说记者是“无冕之王”,不是假意的奉承,就是另类的讽刺。

记者是不是“无冕之王”,其实并不重要。因为,任何一个职业都是神圣的,三百六十行缺一不可,没有谁比谁更重要。记者之所以会被赞誉为“无冕之王”,还是基于质朴的群众对于记者监督社会、反映民声、拷问灵魂的期待。可如今的记者,已经真的变成了“无冕”,当记者本身的生存,都似乎成了问题的时候,这个社会为此所要付出的代价,就昂贵的多了。

记者沦为枪手,新闻流为水贴,这是这个时代的无奈。一个社会的新闻需要真实,首要的是记者必须能够自立。当记者“无价”,没有价值可言,如农民工一般打起了工,随时可以淘汰走人,而新闻“有价”,可以谈“斤”论“两”,如满街乱贴的广告一般肆意操作,还有谁能保证记者的公正呢?记者没有了公正,脱离了公道,那么新闻就会异化成为可以一手炮制的宣传品,实质就是三个字:假新闻。

当记者不愿走在新闻的路上,沦落到只想用记者的身份,勉强混口饭吃的时候,那么新闻的理想与高贵,又能由谁来承载呢?随着互联网造出的微博的兴盛,有人放言今天已经进入了全民记者的时代,甚至有媒体也跟着起哄。的确,“在Web2.0时代,每个网民,既是网络内容的浏览者,也是网络内容的制造者;不仅在互联网上冲浪,更成为波浪制造者。”但这不等于全民记者时代就此到来,全民记者时代也永远不可能到来。

虽然记者没有那么高贵,但是也别以为谁都可以是记者,记者意味的不仅仅是单纯的一个职业,更是一种无上的精神追求。没错,的确不管是谁都可以报料,但那只是信息罢了,虽然个别信息本身就可以构成新闻。记者有记者的职业素养,用记者专业的视角审视这个世界,不仅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而且也是一般人无法做到的。这是社会专业分工细化的必然结果。微博等新兴工具的出现,无非加重了全民报料的可行性。全民报料,在这个时代肯定越来越便捷;全民记者,只能是无法实现的梦想。

我们不能说经过记者报道的才是新闻,但经过记者报道的新闻肯定更有价值,也更加可靠。这个世界已经走到了信息爆炸的时代,在海量的信息面前,越来越多的人无所适从、迷失了自我,少而精的真实新闻被淹没在海量的信息之中,因为愈加难以辩明,所以愈加显得珍贵。真要全民都是记者,那可想而知满天飞的真不知会是什么新闻,整个世界都会云里雾里、不知所措。

全民记者只是夸大其辞,但是记者借助这些现代的手段,来为自己的新闻工作更好地服务,却是值得深思与探索的。当然,现在有些记者,干得不是新闻的活,只是简单化地应付,或者主观上自愿,充当报料人的传声筒,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QQ、微博等现代工具是可以用的,但是记者走在新闻的采访路上,到新闻的第一现场,更是应该始终坚持的。

没有阳光照到的地方是可怕的,作为一位记者不去实地采访更加可怕。当你走在新闻的采访路上,到新闻的第一现场,虽然眼见并不一定为实,至少新闻不会莫名其妙地“跑调”。面对面采访,面对你的人,是一位真实的人,面对你的现场,是一个真实的现场。哪怕面对的是有意隐瞒,你还有记者专业的眼光可以分析判断。而躲在网络背后的,谁又能判断他是谁呢,他是恶作剧还是讲真话?哪怕开着视频,你看到的并一定是真实的存在。

记者是历史的记录者、现实的践行者、时代的瞭望者。这是我所赞同的。但作为一位记者要无愧于人民的这些期盼,就必须真正切切实实地走在新闻的路上。而一个推崇真、善、美的社会,对于记者的肯定与关怀,并不能只是给他一个节日,赏些掌声与喝彩,而是要给予记者以良好新闻环境的支持,别让记者无缘无故地横遭非人的指责,甚至在自己的新闻面前无畏地倒下。

我的头儿,在我写的本报评论员文章初稿里,在“历史的记录者、现实的践行者、时代的瞭望者”之后,精心地加上了“工作的推动者”,让我大为叹服。无疑,这几个字加得十分精彩。历史的记录者、现实的践行者、时代的瞭望者,其实对于每一位具体的记者而言,是有些苛求的。但是,工作的推动者,却是每一位记者都可以做到的,也是理所应该做的。

报纸会不会继续存在,我不知道,但不管时代如何演进,记者都必定存在,因为新闻注定可以永生。如果真的没有报纸,其实是一个悲剧。但这样的消息,却不幸真的传来,“我们最终将在未来的某个时间停止《纽约时报》的印刷,日期待定。”就在此前的两个月,9月8日,《纽约时报》主席和发行人苏兹伯格在伦敦做出了这番表述。

不管是对于许多美国人来说,还是对于全世界的新闻工作者来说,这样的消息无疑都是晴天霹雳。《纽约时报》从1851年起就开始发行,目前发行量居全美第三(冠亚军为《华尔街日报》和《今日美国》)。这样一份辉煌的报纸,如今看来真的要“毁”在网络手中了,不得不从纸质媒体变身网络媒体。虽然停止印刷并不等于《纽约时报》倒下,只是不出纸质报纸而已,但是首次明确回应外界”将在2015年停止印刷“传闻,却是影响极其深远的标志性事件。

如何没有了图书,知识分子会不知如何是好;而没有了报纸,我不知道全民是否能够接受。连《纽约时报》这么伟大的报纸,都可以停止印刷,我们这样的地方小报能否继续存在,自然更无足挂齿。对于我来说,是颇为自私地祈求这份养我一家的报纸,至少能撑到我光荣退休的那一刻。

“皮之不存,毛将焉附?”虽然记者必定存在,但真的迎来改变的阵痛,对于每一位具体的记者而言,都是十分残酷的。至于有没有记者节,记者有没有地位,更是无所谓的一些事了。还好,这个记者节还算庆幸,我还有饭吃。只不过,到了吃饭之地,自个呆玩了许久倒没有什么,而吃饭刚开席一会,主人位就空空如也,便是另一种尴尬了。

遥想未来,如果面对没有报纸的记者节,我们情何以堪?还好,以后的事,只有天知道。且把我那篇初稿,也记录在下面,算作对这个记者节的一点纪念。

记者,走在新闻的路上……

本报评论员

记者,注定走在新闻的路上。

节日让人期待,记者对于记者节也不例外。2000年,国务院正式同意将中国记协的成立日11月8日定为记者节。从此,记者节成为我国仅有的三个行业性节日之一。在我们记者的满心期待中,今年第11个中国记者节悄然到来。

节日就要欢庆,记者也在欢庆自己的节日。虽然按照国务院的规定,记者节是一个不放假的工作节日,但是庆祝记者节的方式,可以多种多样。自从三明举办海峡两岸林博会以来,每年这个时候,我们记者都是一如既往,选择奋战在新闻的第一现场。

节日总是精彩,紧张采编的节日一样精彩。一年一度的林博会,总是与我们的记者节牵手登台。林博会一次又一次成为三明展示自我的精彩大戏。而我们记者,也在林博会期间,紧扣林博会的主题和特色,在新闻报道的形式和方法上不断创新,用一篇篇鲜活的文字、一幅幅精彩的图片、一个个生动的镜头,全方位展现了三明记者的风采。

走在新闻的路上,是对记者节日的最好纪念。虽然新闻工作那么苦、那么累,但是围绕中心、服务大局,反映民声、真心为民,走在新闻的路上,记者永远是快乐的。今年以来,三明奋起的“突出发展”我们记者力求先行,危险四伏的“风雨灾区”我们记者迅速挺进,热火朝天的“五大战役”我们记者全力跟踪……引导舆论、扩大影响、鼓舞士气,正因为走在新闻的路上,我们才更能感受到作为一名记者的光荣。

走在新闻的路上,是对新闻价值的最大追求。中国潮涌,海西跨越,三明争先,这是一个伟大的时代,更是一个新闻的时代。新闻总是时时发生,报道可以各有千秋。但是,记者必须走在新闻的路上,这是我们的承诺。新闻的真实是新闻的生命所在,新闻的现场是记者的终生舞台。因为,新闻现场不能没有记者,没有记者的新闻现场,如同世界没有了阳光。记者也不能不到新闻的现场,否则新闻的真实就会成为可怕的泡沫。虽然,通讯可以连通五湖四海,但是,记者的职责就需要四处奔波。

走在新闻的路上,是对记者身份的最好注脚。的确,记者是历史的记录者、现实的践行者、时代的瞭望者。党的新闻媒体既是主力军,更是主阵地,党委政府和社会各界对我们新闻工作者寄予厚望,我们记者更要注重自身的节操、坚守道德的底限,唱响主旋律、打好主动仗,把政治强、业务精、作风正、纪律严,作为我们永不放弃的价值追求。因为,只有走在新闻的路上,记者才能坦然,才会欣慰,才可无愧。

在这个神圣的记者节,在这个快乐的节日里,我们同样要感谢广大读者的厚爱,并且真诚地道一声:新闻媒体需要您的关注,我们记者需要您的呵护。每年记者节,市领导都会特意来到林博会专设的新闻中心,与正在这里忙碌的记者握手、问好,致以节日的慰问,社会各界也以各种形式表达对我们的祝福,这就是对我们新闻工作的最好肯定。

而我们三明的新闻记者,也将无怨无悔,继续走在新闻的路上……

附一:

齐鲁晚报:记者节不仅是记者的节日

张金岭

2010年11月08日10:00 来源:《齐鲁晚报》

又一个记者节到来了。这个节日,虽然是记者这个职业群体的节日,但并不完全是记者自己的节日,它也是公众共同的节日。

回顾今年以来发生的多起针对记者的极端性事件,以及其他限制公民言论自由的公共事件,比如通缉记者、抓作家等,充分说明,记者行使采访权、公民享受言论自由,会受到多重力量的压制,包括权力和资本的力量及各种复杂利益关系的影响等。记者面对的某些困境,是我们每个公民都可能面对的,记者面对的压力,也是我们每个公民都可能面对的。记者被地方势力突破法制防线全国通缉,以及作家“因言获罪”,威胁的不仅是他们个人的安全,更重要的是我们每个公民的安全。

因此,作为一个职业群体,如果说记者也需要一个节日礼物的话,那么最好的礼物莫过于充分保障记者的采访权。而这个礼物,与其说是送给记者的,毋宁说是送给公众的。因为对于记者来说,除了宪法规定的公民的出版和言论自由,除了我们宣示保障的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和监督权这些每个公民都应享有的权利之外,没有任何属于个人的特殊权利。记者的采访权根源于公民的普遍权利,是公民权利的延伸,从这个意义上说,记者的职业权利其实不是记者个人的权利,而是公众的权利。

和其他所有的职业一样,记者的职业理想也可能被外力扭曲,权力的力量、资本的力量,都有可能扭曲记者的理想,比如一些记者心甘情愿被“封口”,一些记者把权力和资本的价值置于职业理想之上,等等,这在利益关系复杂的转型社会,不是多么稀奇的事。面对社会和公众对我们的期待,在记者节到来的时候,我们应该自省并扪心自问:我们的理想是什么?我们是否对得起自己的职业?我们应该建立怎样的信仰才能走得更远、走得更坚实?这样自问,是因为记者的理想不可能是纯个人化的理想,否则便是虚无的、虚幻的。因此,这种自省和自问,如果没有对社会和公众期待的回应,也便没有意义。

任何职业都不必神圣化,记者这个职业同样如此。况且要推动社会的进步,不可能靠哪个职业群体包打天下,最终必须靠全社会每个职业群体共同努力。我们渴望公平、正义和人道等崇高价值,但所有这一切,都是靠切实的奋斗才能到手的,如果没有共同的执著的追求,一切都可能化为泡影。而这个追求,是每个社会成员的理想、使命和方向,更是我们新闻人的理想、使命和方向。

说记者节是记者和公众共同的节日,正是因为我们有共同的理想、共同的追求。责任来自权利,激情来自信仰,我们相信,记者这个职业群体的担当,至少能让我们离理想更近一些。

附二:

六十年前《新华日报》的记者节

作者:庞震

2010-11-9来源:中国选举与治理网

11月8日记者节,这个曾经让我热血沸腾、心潮澎湃的节日,已经离我渐渐远去。望着它的背影,我总有种时空交错的感觉,仿佛又回到了大学时代。

一个初冬的傍晚,温暖的大学课堂上,年轻的编辑学老师,用沉缓的语调,独白了《南方周末》曾经风行一时的新年献词,作为那日的开场。

“总有一种力量它让我们泪流满面,总有一种力量它让我们抖擞精神,总有一种力量它驱使我们不断寻求‘正义、爱心、良知’。这种力量来自于你,来自于你们中间的每一个人……”

就是这样一种力量,犹如魔咒般,撞击着我们每个人的内心,我们也像着了魔似的,勇气倍增,发誓要小心翼翼去呵护它,让这种力量,在我们心灵深处生根发芽。

在校园里,我们尝试着办报,尝试着作刀笔言论,尝试着去塑造自己心中报人的形象,当然,我也在不断尝试着探寻这种力量的精神源头。从中国新闻史到傅国涌先生的笔下,我逐渐找到了那失去的传统,文人的底气,笔端常含感情的梁启超、倡导负责言论的胡适之、愿为国家求饶的王芸生、坚守志趣和态度的储安平等等,一个接一个的记者报人,用他们的操守和信念,为我们百年新闻言论史支起了独立的人格,留下了重重的一笔。

不可否认,我喜欢读旧时的言论,即使是今日的八股党报,昔日发出的声音同样是金石之声。

不知还有多少人记得六十年前身处国统区的《新华日报》,作为在野党的舆论机关,《新华日报》在若干个记者节写下的言论,至今读来,仍然可以为当下的媒体人打气鼓劲,增添力量。

当新闻人在面对专制政权的欺凌时, 1946年9月1日的《新华日报》(注,从1933年到1949年,记者节为9月1日)写到:今天是记者节。让我首先为言论自由而牺牲在屠刀下的前辈同业致哀! 据我个人所知的,有:北伐前在北平被北洋军阀张宗昌枪毙的邵飘萍。一二八后在南京雨花台黑夜枪毙的王鳌溪。就在那前后,在镇江被顾祝同枪毙的王××(姓名一时想不起)。抗战后在成都被枪毙的朱亚帆。今年在福建被屈死狱中的羊枣,在南通被特务挖眼割鼻、沉尸江底的孙平天。但,这只限于在报纸上公开过的,其余暗中被害者,二十年来,不知有多少。这些人,自各有其基本信仰之不同,但为记者职业而牺牲则一。个人敬致衰心的哀悼和纪念!

当提及记者该用怎样的态度言说时,1943年9月1日的《新华日报》写到: “为人民喉舌”,这是每一个新闻记者所用以自负的。然而,要真能负得起这样一个光荣的称号,就得象董狐那样,紧握住自己这一管直笔,作真理的信徒、人民的忠仆。一方面,凡是真理要求我们说、要求我们写的,就决不放弃、决不迟疑的给说出来、写出来。另一方面,凡不合真实和违反民意的东西,就不管有多大的强力在后面紧迫着或在前面诱惑着,我们也必须有勇气、有毅力把它抛弃,决不轻着一字。直者,直道而行也;有是有、无是无,白是白、黑是黑,不容有丝毫的假借,也不容有丝毫的含糊。今天,是我们自己的节日,应当是我们的机会来作一次清夜扪心、检讨一下自己一年来的工作,曾否对董狐那枝直笔松过乃至放弃过?是否对得起真理、对得起人民?

当论及言论自由在新闻事业中的作用时,1944年9月1日的《新华日报》写到:为什么罗斯福把言论自由列在四大自由的第一条,为什么邱吉尔把言论自由列在七项标准的第一项?正是因为他们重视言论自由,把纸弹的火力,动员并集中到揭露和打击法西斯主义,同时也热烈的欢迎人民批评政府政策和各种作战努力,揭露错误和缺点,提供建议和办法,才改正了种种错误,克服种种缺点,使民族更团结,人民更积极,士气更提高……政治上的民主,是最重要的关键;而言论自由,又是极重要的一环。这是铁一般的事实。

六十年后的记者节,我们再来回味这些激荡人心的文字时,曾经被《新华日报》视为铁一般事实的言论自由,谁又知晓,还要多久才能成为我们生活中的一条铁律?

附三:

当网络全民记者时代到来

王石川

2010年11月9日来源“羊城晚报”

昨天,是新中国的第10个记者节。在过去的10年里,我们见证了互联网上“全民记者”从萌芽到爆发的进程,其中,展现着整个社会参与意识、公民意识的提升。

在Web2.0时代,每个网民,既是网络内容的浏览者,也是网络内容的制造者;不仅在互联网上冲浪,更成为波浪制造者。这个奔腾而欢快的时代浪潮,直接成就了全民记者的光荣和梦想。

今年5月1日,国新办主任王晨表示:截至目前,中国网民人数达到4.04亿,互联网普及率达到28.9%。这一壮阔而燎原的态势,令人欣慰。全民记者时代,是一个丰富与深远的时代命题,带来了多重考验和挑战,这种挑战既是对全民记者本身的挑战,也是对传统媒体、职业记者的挑战,更是对政府部门的挑战。对自身的挑战是,人人都有了麦克风和键盘,发声更为容易和便捷,但能否珍爱自己的发言权?比如有些人乐于编织和传播虚假消息,当然,在网络时代,证伪也更便捷,一个人要大言欺世,很难做到。至于对传统媒体和职业记者的挑战,这是双刃剑,职业记者可以借助全民记者提供的信息,同时应有求证和核实的职业操守。值得关注的是,全民记者时代的到来,受到最大挑战的应是相关政府部门。

去年年底,中国社科院发布的《社会蓝皮书》指出,过去一年影响力较大的社会热点事件有30%是由网络率先公开爆料而引发公众关注。可以说,纸已经越来越包不住火!此情此景,一些丑闻发端地的政府部门该怎么办?不少未能与时俱进的官员往往是如此表现:一是表面沉默,背后千方百计地拖、拦、堵;二是包裹不住时,便矢口否认,甚至指陈网友造谣;三是恼羞成怒,不惜动用公权力,比如跨省追捕。所有这些都是下下之策。

连任两届中国记协副主席的陕西省广电局局长任贤良认为:你管住了本地媒体,管不住中央和外地媒体,管住了境内媒体,管不住西方媒体,管住了传统媒体,管不住网络媒体……当地丑闻已经在互联网上四处蔓延,人们口耳相传,再妄想否认或遮蔽,要么是天真要么是无知。新华社前总编辑南振中在《政府新闻学》的序中如此说道:突发事件只有不发布或者迟发布而造成被动局面的典型案例,没有因为及时发布而造成不良影响的典型案例。诚哉斯言!

国务院新闻办曾把突发公共事件的舆论引导策略,概括为“四讲”,即:尽早讲,政府要尽快抢占信息发布制高点,第一时间表明对事件的态度及应对措施;持续讲,向公众不断披露事件进展情况;准确讲,发布信息真实全面,争取公众的认可;反复讲,采取各种方式对公众进行答疑解惑。这里虽然说的是突发公共事件,但在全民记者时代,面对网友们的突然揭曝与突发“报道”,那些傲慢与落伍的官员同样应该好好地品味一下这“四讲”。奉行鸵鸟政策只会加重公众的好奇心,采取高压手段只能刺激民意的更强烈反弹。当消息已经在网络上燎原,最好的灭火方式就是尽早回应、真诚回应、准确回应、反复回应。当然,回应只是一方面,最要紧的是如何处置责任人。

全民记者时代,唯有积极迎接全民记者时代的到来,并为之创造更宽松的环境,才能变被动为主动。

(注:这篇言论洋洋洒洒,可惜开篇就出了大错。“昨天,是新中国的第10个记者节。”其实,应该是第11个记者节。我们常说,言论是旗帜,可出了大错的言论,战斗力如何也许就会让人怀疑了。)



关于丝路丝路网史版权声明法律顾问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4-2011 by onesl.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您使用1024*768分辨率、火狐浏览器浏览

闽ICP备110059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