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只是一个传说”

李顺亮

2017年3月4日

“请你不要再迷恋哥,哥只是一个传说。”互联网推陈出新的速度之快,的确是以冲浪的方式来进行的。只不过,令我没有想到的是,这一回DMOZ也中招了。

开放目录DMOZ,曾经是大大小小网站站长们的建站必修项目。当然,很多站长们其实并不知道它究竟是个什么东西,有何作用,只是大体知道这是一个十分牛B的地方。只要自己的网站被它收录其中,那是可以大胆夸耀一番,很有脸面的一件事。

在丝路网建站之初,我也和大部分片面追求点击量的新手们一个样,忙于网站被各方“大神”收录。在有意无意的网上诱惑与自我冲动之下,一知半解、懵懵懂懂地来到了众人最向往的DMOZ。这样那样操作一番之后,得到的回报却是没有任何的反应。

于是,胡思乱想总是难免的。一方面,是自嘲自己的网站过于低端,配不上这么高大上的DMOZ,人家不收录也在情理之中。另一方面,是觉得奇怪,这个DMOZ似乎是没有人在管理,或者那些负责审核的管理员不负责任,没有履职。

后来,甚至觉得自己应该作为一名志愿者,申请个管理员当当,帮助DMOZ更好地收录中文网站。就这样,一来二去,该想的都想了,该做的却始终没有做到。再后来的后来,一切都归于安静,自己已然习惯“超脱”,或者说悲惨一点叫“接受”,哪里还会在乎网站有没有人看。

可是,在多年以后的去年底,早把DMOZ忘得一干二净的我,有些无聊地在网站上搜索“丝路网”,看看过去冷冷清清基本无人问津的词汇,如今在“一带一路”的时髦之下,有多少网站争抢这个中文名头的时候,突然间发现DMOZ居然收录了我的网站。

“丝路网”被开放目录DMOZ收录了,这可是网站建设史上大事中的大事。心里的高兴劲,真的是持续了一会,仿佛涉世未深之时的那种开心。顺便查了一下,发现一起建有个人网站的好朋友的网站,也被它收录其中。于是,想为此写一篇纪念文章,并且和好朋友一起分享这份喜悦的念头,萌生了。

可是,因为春节前后的忙碌,如果不找这个“借口”的话,更应该是上了中年的健忘,把这件应做的“喜事”,不知不觉地拖了下来,更难不上与好朋友分享这份喜悦了。可是,懒人的想拖怎么也拖不下去了,一个新闻赫然出现在我的眼前:开放目录(dmoz.org)即将关闭。

这对我来说,简直就是晴空霹雳,或者说是高度惋惜,这样一个神奇的传说式的存在,很快就要终结了。马上跑到dmoz.org主页一看,果然是真的:

Important Notice
As of Mar 14, 2017 dmoz.org will no longer be available.

于是,怀旧般地重新认识了一番DMOZ。原来,开放目录英文是Open Directory Project,意译就是开放目录项目。互联网行业也经常称之为dmoz,其官网也是dmoz.org,因为开放目录自称为Directory Mozilla,即目录中的Mozilla。

没想到,这也和Mozilla扯上了关系。“为什么叫Mozilla呢?因为Mozilla在早期互联网是个特牛x的词,最早的浏览器,网景浏览器(Netscape)的开发代号是Mozilla,后来演变成影响力很大的非营利组织之一。很多开源软件的总称也是Mozilla。”

这个解释,看了令我多少有些感慨。看来,Mozilla旗下的Firefox应该重振雄风,哪怕是为了我这样的“铁杆”都要争气一些。开放目录DMOZ关了也就关了,但是如果没有了Firefox,那我真的会在网络面前束手无策。请别告诉我还有这家那家选择,哥只相信Firefox这个传说。

开放目录DMOZ为什么会完蛋呢?自然我是要想想的。其实,当年对我这样的假“粉丝”爱理不理的时候,早已注定它的命运就是关门歇菜。“千金难买回头客”,对曾经的关注采取如此漠视的态度,那不完蛋想来都难。据说,很多当年活跃的SEO人,都是很高级别的dmoz编辑。今天,我要说一声:你对不起DMOZ。

至于说什么,雅虎目录早就死翘翘了,搜索引擎打破了目录链接重要性,等等诸如此类的说法,用我的家乡话来说,都是“蛮说蛮去”。世界再怎么变化,网络再怎么发达,都会有人喜欢高质量的开放目录。胡扯八蛋的各大浏览器自带的主页网站推荐,或者说新媒体的那些公众号营销,谁爱上坑谁去。

凑巧,看到DMOZ这个新闻的时候,也看到了网络流传的王宏斌在南街村2017年工作会议上的讲话。南街村,在今天的中国,那也是一个神一样的存在。南街村的掌门人说:国际上是“大乱”、国内是“大治”。从国内形势看,政治生态越来越好,“自然生态”越来越好,“经济质量”越来越纯,“文化阵地”越来越净,文艺战线越来越红,新闻媒体报道越来越真实……

看来,南街村还是有高人在的,不然一个小地方小集团想从国际说到国内也不一定能说出个道道来。“其实,扶贫只能解决贫穷问题,解决不了共同富裕问题。所以说,要想让大家共同富裕起来,必须走集体化道路。农村只有走集体化道路,社会管理体系才能建立和完善起来。不走集体化道路,‘三农’问题就不会从根本上得到解决。”至于这样的话,到底是危言耸听,还是切中时弊,且让我们拭目以待。

“对!他们放弃了自己的信仰,甚至背叛自己的信仰,走到信仰的反面去了。”王宏斌在2015年底接受中国青年网记者面对面专访时,强调既不能缺少信仰,也不能缺少干。他说:“那种绩效考核的积极性是拿钱买出来的积极性,拿钱买出来的积极性是一时的,我们培养的积极性是永久的……”

哥只是一个传说,那是哥说的。DMOZ可以只是一个传说,但Firefox不能只是一个传说,也真诚希望南街村不能只是一个传说。

最后的最后,也学学无聊的人们抓个DMOZ的图,以及DMOZ收录自己网站的图纪念一下。让DMOZ消失的时候,我们的曾经可以永恒。



| 关于丝路 | 丝路网史 | 版权声明 | 法律顾问 | 联系我们 |
Copyright © 2004-2017 by onesl.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您使用1024*768分辨率、火狐浏览器浏览

闽ICP备110059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