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降,中国人难以接受

——《投降的勇气》的启示

李顺亮

2011年8月12日13:37


“退一步海阔天空”,中国人的智慧似乎永远都是用不完的。但无论哪朝哪代,一般来说,中国人都很难接受投降这样的字眼,及其所带来的残酷现实。因为,投降意味着变节,意味着可耻,意味着与自己的过去甚至是子孙后代的决裂……

从这个意义上说,投降是需要勇气的,甚至是壮士断腕般决绝的勇气。如今,老外似乎也学会中国人传统的阴阳之道,知道了在向自己投降之后,居然可以走向更加辽阔的人生。汤米·海尔斯丹,是一位心理治疗专家,据说在芬兰享有“民族心理治疗专家”的美誉。奇怪的是,他写出来的书《投降的勇气》,仅在芬兰的销量就突破了50成册,说是畅销书并不为过。看来,他不仅对一个人的心理做到了如指掌,而且对读书人买书的心理也了然于胸。

如何让人生走向辽阔,汤米·海尔斯丹给了八句箴言:一是旅途始于驻足之后;二是真强必藏于弱;三是欲安全,必冒险;四是有舍才有得;五是做得越少,成就越多;六是唯独处,方能合群;七是唯合群,方能独处;八是活在当下,方能找到永恒。这些看起来无疑是一个接着一个的悖论,但这样的悖论仔细咀嚼却回味无穷,原来它们是一个又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真理。

真理与悖论,似乎就如一枚硬币的两面,虽然一面阴一面阳,但是在一个整体之中,又有机地联系在一起。当你打开了自己的心胸,换个角度来看问题时,似乎就把这枚硬币转了过来,于是就在不知不觉的瞬间,完成了从悖论到真理的跨进。一向善于向外看世界的西方文化传人,一般来说不太懂得阴阳之道的精髓,在于生生不息的交替,不论是人生,还是社会,都如岁月一般,在黑白、季节、年轮之间一次又一次轮回。

汤米·海尔斯丹居然也如阴阳般善变,变成了一向善于向内看自己的东土大唐人士,并且最终干起了心理治疗这个行当。事情的起因,恰恰是他自己需要心理的安慰甚至是治疗。他说,“凡是容不下爱的地方,耻辱必成强势滋生繁衍。我小的时候,家里每个人的心都不相往来,谁和谁都不会亮出心灵中的真我。没有接触,没有交流,没有集体感。我们的个性都被羞耻感所束缚,我的性格也在那时奠定下了基础,也就是说,我的需求与情感扎根在了耻辱里。”

这个世界上,其实没有几个人能够真正面对自己。面对自己,无疑是最令人痛苦的事。于是,“我只是别人眼里的那个‘人’,而在这个‘人’的身后还隐藏着一个谁也看不见的我……”每个人的心灵深处都有一处最脆弱的所在,那里是人们不愿面对的耻辱一类东西的最佳安身之地。但是,当一个人再也无法逃避,真正鼓起勇气面对自己,在收获痛苦的同时,也会收获幸福。汤米·海尔斯丹就实现了面对自我的艰难跨越,于是“过去最致命的软弱已经变成了现在最强大的力量。”

的确,“当人乐意拥抱软弱的时候,就能成长。事实上,真正的成长也意味着自己要变得更渺小,意味着更深刻地意识到自己的无能。”因此,“软弱能使我们对爱采取开放的态度,使我们对人最需要的东西采取开放的态度,从而创造出一个独一无二的‘真我’。”受到中国哲学影响的汤米·海尔斯丹,就这样认识到向自我投降,可以让自己的人生走向辽阔。

于是,我们说,每个人都是自己最好的老师,都是自己最好的心理医生。问题的关键在于,你愿不愿意面对自我,并且在面对自我时,有没有投降的勇气。“生活是一种比人的思维更为广阔的现象。”汤米·海尔斯丹说,“当面临人生更大奥秘的时候,如爱情、痛苦、死亡、上帝,以及品行和生存的意义等,你就需要让智慧优雅地退到幕后并且保持沉默。”可是,顺其自然说说容易,做起来实在太难,每个人都想绞尽脑汁让自己战胜困难,哪怕一切的一切努力都于事无补。

铭记历史,活在当下,学会放下脚步,静下心来,聆听自己,是我们应该有的选择。因为“人一旦割断了历史,也就与历史留下来的智慧失去了联系。”更因为“我们每一个人的内心深处都有自己的回音壁,给我们传来深邃的思想和智慧。”沿着汤米·海尔斯丹留下的路标前行,我们可以更好地认识自我,放下伪装,理解他人,和谐共处。

没有面具的生活,其实是相当痛苦的,每一个人都想保留哪怕是一丁点儿的心灵自留地。如果连这一丁点儿的心灵自留地,都被这样那样的理由或者外力剥夺,我想这个人也就差不多要崩溃了。当然,“在我们的文化里,外表比真实的自我更重要,而且已经重要到了外表就等同于自我。”不仅在芬兰,汤米·海尔斯丹的那片安身之地如此,放眼今天的中国,类似这样的现象,也是随处可见。过犹不及的道理也许谁都懂得,但在克服起来又谈何容易。

投降,除非是犯贱之人,不然对于正常的每一个人来说,都是痛苦的。因为意味着接受自我的软弱,任由命运或者强权宰割。“事实上,真正的力量源于软弱,这是因为有力量的人敢于承认自己的软弱。所以,真正的力量就是谦和,因为谦和是我们直面自己的软弱并且与其妥协的结果。”“源于软弱”之中的力量,并不是那么好挖掘,更加难以掌握,除非你是心无旁骛的宗教家,或者至少是定力远异于常人的有信仰的人。

其实,这种力量是根植于爱的力量。汤米·海尔斯丹发现,“爱就在我们的体内”。“爱能彻底改变我们的思想,能推翻一切思维的定式。”“爱还意味着信仰比宗教重要。”东方世界的印度圣雄甘地,就从这种软弱之中的大爱里,实现了自己的追求与梦想。读书时代的我,每次翻读历史,都无法理解他的非暴力不合作运动。哪怕是工作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还觉得神秘的印度如此不可思议,居然会接受这种基本上等同于投降主义的主张。毕竟,我们生活在一个有着深厚革命思想积淀的中国,向敌人投降抑或向自我投降,都难以让人接受。

基于自我软弱的爱的力量居然如此强大,这是我所始料不及的。且看甘地最后的那次绝食,伦敦《新闻纪事报》报道:“一位78岁的瘦弱老人竟以神奇力量震撼了整个世界,赋予世界新的希望;它所显示的力量,可以胜过原子弹的威力。”甘地是善于自省的,偏偏自省正是今天的中国已经缺失的东西。甘地每周一天不说话,靠在纸上写字来交流,因为他相信沉默能带给内心以平静。更要命的是,从三十七岁开始的三年半里,甘地拒绝读报纸。他认为尘世的喧嚣比他的内心的不安更加不堪。阶级对垒、宗教相争、民族分裂……诸如此类当年甘地为之斗争的东西,至今仍然需要甘地的精神去抚慰和拯救。

真正的力量源于软弱,真正的力量就是谦和。谦和是我们每一个人都应该选择的为人处事的态度。谦和,无疑是一种宝贵的品德,谦和之人更容易“从软弱中学到生活的真谛”,而且因为以柔克刚至于无形,有着别样的人格魅力,自然赢得获得他人的尊重。电影《刘三姐》里,有一场对歌的笑话,酸腐的秀才搞不清楚到底是牛走前来人走后,还是人走前来牛走后。在滑稽表演引来的哄堂大笑之后,如果我们深入一些追究下去,就再也笑不起来了。因为,到底谁走前,在中国并不是一个小问题,我们只有按潜规则行事的余地。

“多一点民主意识,少一些官僚习气。”庆幸的是,面对走前走后问题,今天这样的话,能够出自一位体制内的厅级干部之口,并且顺其自然走路。他的谦和,让我对他肃然起敬。让领导先走,在中国往往意味着把安全留给了领导。可惜的是,没有人能够如汤米·海尔斯丹一样,认识到“人生的安全问题实际上就是爱的问题。”铁路部门之所以会出“7·23”动车相撞的大事故,根源就在于没有把乘客放在眼里,更谈不上爱了。“一个人看上去越强,他的内心就有可能越软弱。”对此,中国人早已用一个成语点破:外强中干。没有爱的铁路,虽然看起来是庞然大物,但是哪怕高速再高速,实际上最后也是不堪一击。

“风随意而吹,你听见风的响声,却不晓得它从哪里来,往哪里去。”耶稣如是说。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



关于丝路丝路网史版权声明法律顾问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4-2011 by onesl.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您使用1024*768分辨率、火狐浏览器浏览

闽ICP备110059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