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

李顺亮

2000年这样的一个整数年,历来让人们有无限的期望,延伸出甚多的遐想。对中国人来说,曾几何时2000年更多地意味着社会主义建设的成功,意味着国家民族夙愿的实现。2000年,那可是实现社会主义建设的四个现代化,赶英超美、国富民强美梦成真的好年景。因此,2000年对中华民族别提有多重要了,2000对中国人也具有了更为特殊的意义。

于是,我们知道,2000已远远超过了作为数字所涵盖的东西。轿车要坐桑塔纳2000,舞厅要去2000夜总会……。2000可以是汽车的型号,象征着轿车设施的豪华与汽车技术的先进,坐在车上的主人地位的尊贵亦是可想而知。2000也可以作服务业的招牌,预示着这里的娱乐是无比的前卫,来这里开心的必定是领风气之先的弄潮儿。在电脑领域,2000更是满天飞,俨然是个很时髦的玩艺。总而言之,似乎某个东西只要和2000沾点边就可以让人得到超前且又超值的享受。其实这是迎合了消费者的心理,但不说别的,至少2000是个很吉利的大数。

数字本来就是个数字,不管它是个大数还是个小数。吉利与否,全在于人的心理在作怪,根源则是人类历史的传承与社会时尚的推崇。13,那是谁都知道的忌数,老外住饭店怎的都行,可绝不和13层楼、13号房有瓜葛,这是基督教历史文化影响深度与广度的体现。4,虽然爱好音乐的人敏感地把它唱为“发”,但是更多的人却把它谐音为“死”,于是,它的命运早在冥冥上天给注定了。电话号码里有个4,无可奈何,要作降价处理,不然就只好浪费资源,这是社会时尚盲目与迷信的陋习所至。而2000怎么看怎么顺,一个2后面带着一串圈,首先就给人以强烈的视觉冲击。二十一世纪到底起始于何时,是2000年还是2001年,那是天文学家们的事,你们去争论就行了。而我们平民百姓,只知道那是基督的信徒格列高利制定历法时留下的过错之一,当岁月的时针从1999跳向2000那一瞬间的数字巨变,却足足可以让我们好好玩味一回沧海桑田般的感觉。2000年,那是一个千禧年;2000呢,这是一个千禧数。

世纪之交,就如春夏秋冬那四季轮回、节气变化一样让人深感不适,容易得上感冒发烧等等的季节病。人文学家则称,世纪之交,无论是个人还是社会都会患骚动症。世纪之交,结束一个旧时代,开启一个新世纪。岁月如流,时光逼人。个人要对自己在旧世纪有个完美的总结,在新世纪有个良好的开端;国家也如此,要为自己谋划下一个千年的战略优势。于是,十九世纪进入二十世纪的全球不是瘟疫就是战争,而二十世纪进入二十一世纪的宇宙也并不太平,南亚大陆上印度与巴基斯坦的导弹危机不说,光是以美国为首的北约的那股骚动症就足以让全世界爱好和平的力量为之惊慌。于是,我们怀疑,2000年是否也如电脑一样有千年虫问题,需要人类花无数的精力去处理。但是,我们总相信,2000年就如比尔·盖茨的Window2000,总有无休无尽的Bug,但那无论如何是全世界电脑爱好者、全人类的企盼!



关于丝路丝路网史版权声明法律顾问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4-2011 by onesl.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您使用1024*768分辨率、火狐浏览器浏览

闽ICP备110059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