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传呼

李顺亮

一具女尸

3月13日这一天,沙县城关一户姓李人家的新房客厅准备打水泥。见地表有些高低不平,工人就动锄清理取平。挖了几锄,蓦地发现长毛发,又挖了一锄,模模糊糊露出屁股来。

尸体!新房里怎么埋有尸体?李某赶紧挂电话报警。

沙县公安局分管刑侦的陈家贵副局长带着技术人员赶过去一看,就认定是一起重大刑事案件。他马上向市公安局刑警支队报告,请求增派技术人员帮助勘察。

案发现场是一所6层半框架结构、未竣工的民宅。根据现场特点,警方将在这里做工的7个民工叫来了解情况。

象以往一样,每有重要案件,沙县县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罗雄,沙县公安局长李永安就火速赶到现场指挥督战。很快,市局刑警支队长李祥华也带着技术人员赶到现场指导破案。当晚,市公安局分管刑侦副局长陈胜华也赶到沙县。

尸体呈俯卧状,尸长1.5米。女性,双耳佩带金耳环,一枚金戒指脱落在身旁。下身基本裸露,上身只穿内衣,且被掀至胸部。因为尸体已呈高度腐败,表皮伤看不出来,但见死者颈部肿得厉害,发现脖子有铁丝缠绕。死者有一个鲜明的特征,头发很长,足足60公分。

经现场勘察,法医认定:死者20至25岁,死亡时间一个月以上。

死者是谁?刑警大队大队长马鲁闽、教导员黄鹏长在与侦查员分析案情时忽然联想到了此前的一件事。那是2月13日,有人前来报案:妹妹失踪……

失踪迷案

失踪者廖敦兰,四川省大竹县乌木乡人,1973年12月27日生,身份证复印件上仍然清晰可见她黑长的头发。她与丈夫早已离异,来沙县已经七、八年了,在火车站附近开了一家名叫“辣妹子”的洗头店,身边带着已经10岁的儿子。

在沙县,她还有一个哥哥,一个侄女,常有来往。小孩好几天找不到母亲,就哭着与在青山纸业公司打工的舅舅说了。

她的哥哥2月13日在报案时说,廖敦兰2月5日晚11时关店回家,安顿儿子睡下后出了门,从那以后就不见人影了。

廖敦兰失踪有以下几种可能:与人私奔,被绑架或遇害。但身边有一个10岁孩子,没有任何交待就出走?不可能!大家综合分析后,认定廖敦兰可能遇害,或被绑架。店内物品摆放自然,技术人员进店勘察并没有发现什么疑点。

廖敦兰的哥哥还反映,妹妹是结完婚过来沙县的,因感情不合而与丈夫离婚。她的失踪与前夫有无关联?与四川警方联系,可是没有结果。

“手机。廖敦兰有部手机。”失踪者的哥哥又提供新的线索。负责此案调查工作的城南中队侦查员马上对廖敦兰手机进行刷单。一条重要线索出来了:2月5日晚11时许,这部手机打了个传呼。虽无法确定此时是廖敦兰出门前,还是出门后,但这是手机的最后一次联络。

刑侦人员锁定这最后一个传呼。调查结果显示,这个传呼机主是乐某。但很快证实,这个梨树乡的农民1997年买的传呼机,只一个月就在福州被偷了,早就办理注销了这个传呼号。

可这个传呼号仍在使用,必定有人缴费!刑侦人员又去调查。上面只有一个名字:张德生。其他一点资料也没有。

谁是张德生?线索断了。

天作巧合

头发很长!李家新房客厅下的尸体与廖敦兰体貌特征较吻合。

警方赶快叫来廖敦兰的哥哥及其侄女辨认尸体,因为尸体高度腐败,已无法直接辨认出来。但19岁的侄女对尸体所佩带的那副耳环非常熟悉,认定那是廖敦兰的耳环。

廖敦兰?张德生?巧了,警方叫来询问的与建新房有关的7个民工中,刚好就有一个叫张德生的,而且身上就有一架传呼机。刑侦人员一试,哈,就是那个传呼号码。

张德生被列为重点审查对象。一戴上手铐,张德生的脸刷地白了。

张德生,1971年10月26日生,闽清县人。1995年因盗窃被判8年有期徒刑,2000年9月提前释放后,他就跟着闽清工头来沙县打工。

张德生有无作案时间?他是农历12月26日,也就是公历1月20日回家过春节的。回闽清确有人证,和几个老乡一起包车走,但几号返回沙县呢?

张德生一口咬定没有作案时间。但传呼机怎么回事?廖敦兰手机上的传呼号又是怎么回事?面对刑侦人员的一再追问,张德生始终无法自圆其说。

次日凌晨3点多,张德生开始支支吾吾交待……

原来,张德生春节回闽清老家过年,由于有犯罪前科,在乡里也有劣迹,自觉遭人白眼,在家呆不住,于农历正月初六,即公历1月19日,就一个人悄悄回到了沙县,住在其打工的那幢未竣工的新房二楼里。

水落石出

春节前,张德生曾在廖敦兰的店里洗过头。2月5日当晚,张德生看完电影之后,再次去找廖敦兰。廖敦兰忙不过来,就约定忙完后再联系。

廖敦兰关店后,回家安置了小孩,就用手机给张德生打了传呼。张德生在半路上等到廖敦兰,就带着她来自己的住处嫖宿。

张德生交待,刚开始他要求变态性交,廖敦兰不同意。经加价,廖敦兰同意了。次日凌晨约5时,廖敦兰怕被人发现,准备离去时,张德生再次要求变态性交。

这时,廖敦兰不答应。双方因此发生争执,并扭斗起来。廖敦兰抓了张德生的下身,张德生发起火来,就卡了廖敦兰的脖子。

坏了!就这一下,廖敦兰好象没气了。一不做二不休,张德生当即找来铁丝,紧勒廖敦兰的脖子。

新房的铁门上了锁,钥匙在主人手里。廖敦兰和张德生是翻爬进房的。

张德生就把尸体从二楼拖到一楼客厅,挖了个坑,就地掩埋。

害命不忘劫财。张德生拿走了死者的手机。廖敦兰有3枚金戒指,慌乱之中,张德生拿走了两枚,脱落了一枚。金耳环是忘记拿了。廖敦兰的衣服被张德生褪了下来,扔进垃圾桶了。

两枚金戒指,被张德生拿到大桥头边上的打金店去卖了,以280元成交。至于手机,张德生本想留下来用。可没过几天,心虚,就把手机砸坏,扔到公厕里去了。

3月21日,张德生被正式批捕,等候着他的将是法律公正的判决。

三明日报2001年4月



关于丝路丝路网史版权声明法律顾问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4-2011 by onesl.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您使用1024*768分辨率、火狐浏览器浏览

闽ICP备110059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