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雏鹰”智破撬盗案

李顺亮

系列盗案

保险柜被撬!

9月15日,黄建平刚上任梅列公安分局刑警大队大队长,就接重案。

案发碧湖检测站服务中心的一个维修部办公室,只见卷帘门被撬开了,里头的保险柜被放倒在地。一张办公桌的两个抽屉也落在地上。

财务管理健全,损失倒不多,只是发票被弄得满地。分析现场、采集证据,与黄建平一起赶来的列西中队副中队长陈传枝以及技术员涂文彤、练先水,迅即忙碌了起来。

最近还有没有保险柜被撬盗的案件?黄建平问道。有啊,仅仅在小小的碧湖区域内,这已经是第二起了。

重案引起了局领导重视,吴小军局长与分管刑侦的郭毅强副局长立即召集刑侦人员研究案情。因为,他们想到近期元发树脂公司、梅列第二医院等连发类似撬盗案件,从这几个作案现场取证分析:作案工具同是撬棍、螺丝刀,案犯随带手套、手电筒等;作案手法更是没有差别。案犯通过攀爬下水管,撬窗、撬门后进房,特别是就地取材,必在放倒的保险柜下垫东西避震。因此,此类案件极有可能是同一伙人所为。能否考虑并案侦查?

并案!9月18日,刑警大队乘分局开展的“雏鹰”侦破会战,成立了保险柜被撬盗专案组,由张龙德副中队长与民警赖斌、李杰组成。

循踪追迹

突破口在哪?大队长黄建平、教导员黄言典召集专案组,对保险柜被撬盗系列案件进行梳理。

从作案范围和部位看,区域大多在北至交警支队检测站,南至东新小学,东至东新六路,基本上在这样一个三角地带之间,选择较为偏僻的单位下手。作案目标,都是对准机关 、企事业单位财务室。作案时间,大多在凌晨。籍此,可以判断案犯对这一带地形较为熟悉,案犯可能事先踩过点或居住在附近。

再狡猾的狐狸也会留下些蛛丝马迹。从对多个现场收集到的证据进行技术分析后确认,作案人数在两人以上,其中一人身高在1.5米左右,另一人身高在1.65米左右。

更重要的是,这几次撬盗案,案犯从保险柜中得到的财物少得可怜。较大数额的钱财没有到手,案犯肯定不会就此罢手!于是,吴小军局长召集刑警、派出所有关人员商定了设卡缉捕的侦破方案。

刑警大队、徐碧派出所、社区巡逻队联合作战,布置多个暗卡与车巡,联动民警近40人,实行分区夜间守候盘查。

但防不胜防。23日凌晨,三明八中边上的“明客隆”超市又发案了。

超市里的2台照相机,还有一些手表、香烟等被盗,总价值1700元左右。这次虽然不是保险柜被撬,但作案手法也是攀爬。这恰好印证了此前刑警们作出的案犯不会就此罢手的分析。

23日上午,吴小军局长专程到徐碧派出所,再次听取系列撬盗保险柜案件情况。就侦破工作,他特别强调,要坚定信心,继续结合巡逻与蹲坑守候,在吃透案情的基础上,分析犯罪分子下一步可能选择的地点,进行针对性守候,力争抓获现案。

现场缉盗

盗者暗处,捕者明处。要捕获盗贼的难度,可想而知。24日凌晨天上下雨,警方的守候自然没有什么结果。当天晚上11时,刑警大队长黄建平、教导员黄言典及专案组长张龙德,与徐碧派出所所长郭志明、指导员欧志勇再次分析案情,确定了次日凌晨的守候点。

东新六路与新市北路交接处,位置偏僻,人流稀少,单位却不少。案犯在东新五路作完案,估计会换到这边干干。警方决定在徐碧加油站附近设2个卡点,并结合路面巡查。

果然不出所料!25日凌晨1时40分,车巡的民警张龙德、赖斌、肖飞和两名巡逻队员,在东新六路高速公路下口处,发现了3个可疑人员。他们迅速包抄上去。

有警察!跑已经来不及了,这3个可疑人员把随身携带的东西扔的扔,藏的藏。可这也慢了半拍,民警当场从这3个可疑人员身上搜到了手电筒、手套、螺丝刀等作案工作。

民警给这3个可疑人员上手铐时,发现他们手上都有一架手表。哈哈,那不是和“明客隆”超市失盗的手表一个牌子吗?再一检查,他们口袋里头的香烟也对上了号。

可是再盘查,这3个可疑人员只说自己是贵州省铜仁市松桃县人,分别叫杨正华、杨柳峰、殷三毛,刚来三明捡捡破烂、打打工,其余的再也不肯说了。

凌晨2时,艰难的审讯开始了。而技术人员,也在幕后抢抓时间比对证据。到中午10点,殷三毛的指纹最先比对成功,和梅列区第二医院药房案发现场留下的指纹痕迹完全吻合!

这下,参与审讯殷三毛的副大队长纪圣浪、副中队长陈传枝和民警聂大民,更有信心了。死活不认,那就变换策略!他们和殷三毛打起了精神战:攻心!你想想家里妻儿老小,想想坦白后得到宽大的处理……下午4时,殷三毛首先崩溃,在大量的证据面前,终于低下了头。当晚10时,杨正华、杨柳峰也开始陆续交待犯罪事实。两个小时后,整个案情已经大白。

没想到从泉州刚转移到三明来40多天时间,就栽在了梅列警方手中。殷三毛3人交待,在梅列的徐碧辖区连续撬盗保险柜6次,撬盗办公室2次,撬盗超市1起,涉案价值数千元。此外,平时在捡破烂时,还偷些废铜烂铁。

铁证如山

就在审讯之时,外围查证的工作也在紧张进行之中。案犯嘴硬。虽然在高速公路下口处边上的草丛中的捕捉现场,民警找到了案犯扔藏的撬棍,但这还不能完全证明此案就是这三个人干的。吴小军局长意识到:准备案犯“零口供”,要使案件完美,关键在证据。因此,他指示此案要从查证据出发,定铁案。

案犯在三明哪里落脚呢?这是第一个亟须破解的难题。因为找到案犯落脚的地方就可以找到更多的线索,才会有更进一步的答案。

案犯不说落脚在哪,那就自己找!吴小军局长叫副局长王国勋带队,去寻找案犯的老巢。正好可以借此检验警民关系。如今梅列每个社区都设立了警务室,下面还有巡逻队。防范体系是否健全?

大面积排查案犯落脚点的工作展开了。分局近50名干警与治保干部配合,立即展开调查,重点在建筑工地、城乡结合部,以及出租房较多的徐碧村等。就连洋溪再高的山头,民警都和当地的治保主任爬了上去,也是没有线索。人总是要吃的,快餐店是否出现过这些人?民警提供嫌疑犯的照片,果然徐碧村有两家业主见过其中的两个人。

他们在哪?范围迅速缩小到了徐碧村。过去曾在徐碧派出所,特别是在徐碧村工作过的民警马上全部被抽回来,并且分成了10个组。

晚7时左右,民警们一到徐碧村,就见村支书姜钰喜、村主任庄少妹等村两委干部全部赶来了。原来在梅列,现在每个社区警务室,每月都要向群众报告一次治安情况。公安民警的心,就这样与徐碧村的干部群众贴近了。

一路上,看到民警有要事查证,群众不断前来协助。一位食杂店女店主反映,照片中的3个案犯经常在店里买东西,已经有一个多月的时间。另一位村民一看照片就说,他们住在隔壁。

前后不到一个小时,案犯租住的落脚点找到了……证据全在,案犯也不得不供认。

三明日报2003年



关于丝路丝路网史版权声明法律顾问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4-2011 by onesl.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您使用1024*768分辨率、火狐浏览器浏览

闽ICP备110059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