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水东流至此回……

——将乐县创建国家级生态县侧记

本报记者 李顺亮 本报将乐记者站 沙观球

夜里下网,晨起收鱼……入冬之后,天气渐渐转寒。63岁的卞师傅和他的伙伴们,依然三天两头去金溪里打渔。

这汪清水,早已是卞师傅生活的一部分。当年青春年少,作为福州知青,他来到了将乐。1970年,进入当地轴瓦厂工作后,山清水秀、人好情浓的将乐,从此成了他真正的家乡。

“回福州去哪里打渔?”眼前的十几条渔船,是卞师傅们的最爱。而水美鱼鲜的金溪,更是他们的骄傲。“自己的妹夫特意坐动车,从福州来将乐买鱼呢!”卞师傅说起来都带着劲……

故乡,只在卞师傅们的梦里了。“生态美”的将乐,让这方水土散发出自己独特的魅力。

算大账

国家级生态县,将乐志在必得。

好山、好水、好空气,既是将乐的核心资源,更是将乐的核心竞争力。2011年以来,创建国家级生态县,作为生态优先发展战略的重要举措,成了县委、县政府的一件大事。“不论发展什么、怎么发展,都要算生态的‘大账’,把环境保护放在第一位。”县委书记蒋先东一直在全力推动。

几年前,金溪水质的保护,就遇上了“算账”的难题。守着好山好水,自然会有心动的时候。沿河的一些乡村,动起了大规模网箱养鱼的心思,想以此加快致富的脚步。县里一番苦口婆心,生态的“大账”明细摆在眼前,这样的念头终于打消了。

网箱养殖得到了坚决控制,畜禽规模养殖也得到了坚决整治。水源清洁、家园清洁、田园清洁和村容村貌整治……一项一项落到了实处。连片整治效果更好,将乐早就完成了漠源、万安和安仁3大片区的连片整治。

农村人工小型湿地有妙用,可以利用自然生态系统中的物理、化学和生物的三重协同作用,实现对污染的处理。单户用的微型的不算,全县整村用的一体化集中式的人工小型湿地,就做了44套。其中,作为饮用水源地的漠源,更是每个自然村都有,使农村生活污水得到了及时处理。

乡镇所在地作为集镇,污水直接排入河道,既影响群众生活,也影响集镇形象。为了余下的8个乡镇的污水处理厂,县里今年一举拿出了2千多万元。如今,这些污水处理厂不但全部建成,而且已经投入运行。将乐在全省率先实现了污水处理厂所有乡镇全覆盖。

建起来的设施,并不是用来做好看的。不管是农村垃圾收集,还是农村污水处理,县里都出台了专门的扶持政策。其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以奖代补。仅农村垃圾收集一项,县里就拿出了200万元。做不好的乡镇,不仅拿不到奖励金,而且还要被县里通报。

一通报,谁的面子都挂不住。今年,县里三个季度已经通报了3次,每个乡镇的压力都很大,不仅从人员到设施全部配齐,而且争先恐后把工作做得更好。“各个乡镇农村的面貌大为改观,原来河道尤其是桥头的垃圾多,现在就比较清楚了。”县环保局副局长徐猷春说。

良好的生态环境,既和千家万户的切身利益息息相关,也要靠千家万户一起动手保护。县里的媒体唱起了主角,每月一期的《环保大家看》,还群众一个明白。乡镇的志愿者们当起了突击队员,大源的年轻人自发组织了志愿者服务队,清起了河道。村里的群众一看坐不住了,也主动跟进……

金溪水质好的让人羡慕。县长不仅是河长,而且每次生态推进会必定参加。乡镇分段分片治理,流域整治效果好。游泳队反映,现在这里的水一点异味都没有。市环保局一位分管副局长,来到将乐一听说,特地下河游起了泳。

毕竟,流经县城的河段可以游泳的,在全国都少之又少。而在将乐,县城河里游泳这样的新鲜事,却是平常事。

全覆盖

今年,全国生态旅游文化产业发展高峰论坛发布了“2014中国深呼吸小城榜100佳”。将乐以“深绿一派,清新满邑”的形象入选,并且位列全国第一。

“深呼吸小城”评价的标准,包括“五高一低”,即森林与植被覆盖率高、历史年度空气质量优良天数比率高、旅居活动区域空气负氧离子含量高、主要景观区绿色度舒适度美感度高、生态文明建设与低碳发展推动力度高,全境范围灰霾灾害天气影响低。

虽然没有想到会拿第一,但是将乐人并不觉得奇怪。三明是全国最绿省份的最绿城市,而将乐又是三明高森林覆盖率的重要帮手。大气污染,削减没有尽头。县环保局感受到的压力之大,只有他们自己知道。将乐石灰石资源丰富,立窑工艺落后粉尘难免,县里就“上大压小”,原来县城的8家水泥厂全部关停。

氮氧化物是雾霾的主要成因。新上水泥企业的回转窑,虽然工艺非常先进,但是县里仍然坚持要求企业在省内和行业内先行一步,作起了环保试点。毕竟,氮氧化物的排放量少,不等于没有排放。这家企业氮氧化物排放量,占到了全县的95%。试点很快取得了成功,经过脱硝处理之后,氮氧化物排放量一下子削减了60%。

将乐老百姓外出务工、经商多,见多识广,环保意识也随之增强。“生活条件好了,观念也在进步。反过来,对我们的压力更大。”这几年,在县环保局工作的同志都有共同的感触。“这就像学生考试,从60分提高到80分容易,80分之后就会越来越难。”一分坚持,一分收获。去年,全省水泥企业脱硝治理的现场会,因此放在了将乐开。

腾荣达公司的污染治理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为了治理好排放的废水,前前后后投入了1000多万元。国家相关的污染物排放标准,从400降到了200,后来又降到了100。腾荣达公司根据县里的要求,也是自加压力,在达到国家排放标准的基础上,又进一步进行深度废水治理。

第一次请省内的处理,结果遇上了麻烦。之后,腾荣达公司请来了南京的高手,重新设计、追加投资,终于取得了成功。现在,企业排放不仅低于国家最新标准,而且才一半左右。“这个污染物削减的量非常大。”县环保局一直保持着日常监测。

今年6月,将乐被正式命名为省级生态县。10月底,将乐创建国家级生态县,通过了省里的预验收。如今,将乐正等着国家来正式验收。国家级生态县,要求更高,任务更重。按规定,要求80%以上的乡镇达到国家级生态乡镇。将乐有条件、有优势,所有乡镇全部实现国家级生态乡镇,成了上上下下的奋斗目标。

虽然将乐所有乡镇都是省级生态乡镇,但是国家级生态乡镇,前年将乐只有一个万安通过验收。快马加鞭,更要努力付出!去年,将乐又有6个乡镇通过了验收。这样,一共有7个乡镇正式获得国家级生态乡镇命名。今年,余下的6个乡镇又通过了验收,就等着国家命名。

国家级生态乡镇全覆盖的目标,正在变成现实。

生态美

碧水东流至此回……不仅是美景,是生态,更是希望。

家乡的山水之美,让从小在将乐长大的高峰,到厦门打拼了一番之后,最终选择了回报家乡,在金溪河畔的积善工业园投资兴业。按规格制作出来的一件件木构件,只要全部拼装起来,就成了漂亮的小木屋。钉子在这里没有了用武之地。

碧波万顷的水面,同样让县文体广电出版局的同志心里痒痒的。水上运动,早已是将乐人的骄傲,不仅为国家输送了亚运会冠军黄存光,而且接连涌现出了余海杰等一批出色的水上运动人才。“水面这么漂亮,能不能找一个突破口呢?”

县里选了几个点拍了照,发给省皮划艇队一过目,就引起了他们的兴趣,只是他们顾虑有多大、多远。原来,水上运动项目的要求很高,光直行河道就要有2公里,当中河道更不能拐弯。同时,激流回旋项目,还要求边上有一段缓流,以便训练翻转。基地的位置,不能离城区太近,也不能太远,远了不方便,近了影响训练。

县文体广电出版局专程请来了省皮划艇队领队和教练,现场看的几个点之后一比较,还是县城边上的这段河道好。高峰的小木屋,恰好是基地最好的选择。这样的一排景观样板房,高峰原本是想让人看看自己生产出来的东西,究竟是个什么样子的。

高峰是个爽快人,一听立马答应,并且很快和县里签了协议,这些小木屋拿出来,当作基地无偿使用。县里还拨出了11.5万元的专项经费,为这些小木屋一次性配齐所有“家当”。万事具备,只等着省皮划艇队的到来。

可没想到,等来的第一支队伍,却是福州皮划艇队。原来,省皮划艇队来考察的同志,回到福州一高兴,就说漏了嘴。言者无意,听者有心,福州队闻讯后立马行动,和省队玩起了“快”字决:“不要跟我争,我先预约了来训练。”

7月5日,福州队入驻训练。7月13日,三明队入驻训练……厦门队想来,却排不下了。市、县两级的基地改造扩大计划,紧接着提了议事日程。抢着来的背后,其实是这里的水质特别好。这些水上运动员,免不了要下水,他们吃尽了其他地方水质不好的苦头。

运动员更要亲水。“水是臭的,不干净的,你会爱练吗?不然,人家会舍近求远?这就是生态的效益。”副局长余芳顺越说越开心。类似这样的开心事,在将乐还不少。家乡这么好的山水,是一个又一个在外游子的梦田。回乡同样可以赚大钱!这不,大源的一斤生态米,一到大城市卖出了百元的高价。

生态美,人欢畅。乐农花卉专业合作社、明果现代农业科技观光园、绿景农生态农业有限公司……良好的生态,吸引了张敦祺、李登峰、张李祥等一个又一个游子回乡创业,并且真正发起了“生态财”。金森林业股份有限公司的上市,更是让一个又一个将乐人,看到了生态美之中的巨大财富。

生态优先,创建国家级生态县,让将乐越来越美、越来越好。

三明日报2014年12月10日A1版



关于丝路丝路网史版权声明法律顾问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4-2011 by onesl.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您使用1024*768分辨率、火狐浏览器浏览

闽ICP备11005983号